今天是 2018年08月15日 星期三
移动版
首页 和田概况 政务公开 政民互动 在线办事 旅游观光
 
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要闻 » 正文

最美和田人 || 85岁的治沙专家 带着和田父老乡亲们在荒漠中走出一条致富路

日期:2018-06-13 12:46  来源:和田零距离  浏览次数:585
打印

【字体:

核心提示:刘铭庭今年85岁,治沙专家。但他在治沙的路上也不忘带着于田的父老乡亲们在荒漠中走出一条致富路。刘铭庭说:“一生里面,我最大的成就,就是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把全国的红柳研究得差不多了,一个就是在后期的时候,我还因为研究出来大芸,为广大沙漠区群众致富找到一条出路。”与新疆的不解之缘因为父亲的缘故,刘铭庭还

刘铭庭今年85岁,治沙专家。但他在治沙的路上也不忘带着于田的父老乡亲们在荒漠中走出一条致富路。

刘铭庭说:“一生里面,我最大的成就,就是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把全国的红柳研究得差不多了,一个就是在后期的时候,我还因为研究出来大芸,为广大沙漠区群众致富找到一条出路。”

与新疆的不解之缘

因为父亲的缘故,刘铭庭还没来新疆之前,对新疆的地理环境多多少少了解一些。

刘铭庭的父亲是我们国家第一代司机,早在1929年,他的父亲就开汽车了,解放以后父亲开车跑的地方就是新疆。刘铭庭说:“我在我们学校,在西安,我是最早吃到葡萄干的。”

受父亲和所学专业的影响,1956年,刘铭庭就决定要到新疆来,建设新疆。那时候,他害怕自己毕业时分不到新疆,于是在毕业前三个月,写了一封信给当时的高教部,高教部很支持他的决定,说他这种精神很好,值得学习。后来,高教部将他的信给了兰州大学,刊登在兰州大学校刊上。

至此,刘铭庭就和新疆结下了不解之缘。

来到新疆后的刘铭庭分到了科学院,一直研究红柳,他走到哪里,就把红柳实验的项目带到哪里。在工作期间,刘铭庭一般都是三月出发,一直到十月底才回来,一直在沙漠里面考察,哪个地方的风沙危害最严重,他和同事就赶到那个地方给它治沙。

“考察的时候爬到那个七八十米的沙山上,累得很,但是上到沙丘上以后登高望远,好多风景都在自己这,就这样子忘记了这个疲劳,又想看一看翻过这个沙丘,沙丘后面是什么情况,鼓励你不断地要爬!”

在研究防沙的过程中,刘铭庭看见红柳上长着一种药材,学名肉苁蓉,又被人们称为大芸。“我说把这个东西研究出来以后,群众他肯定高兴。”刘铭庭说。

1993年,刘铭庭已经退休了,但当时的于田县知道他会种植大芸,邀请他来,就这样刘铭庭又来到了于田县,帮助这里的群众种植大芸。他说:“我又跑出来了,我这几十年一直都在沙漠里面,就这样过来了。”

从开始种植大芸,刘铭庭和妻子褚惠芳也吃过不少苦,但两人相互扶持,一路坚持下来,走到现在。

“20多年来我一直每年好几次往返,我认为真正的家在那里,虽然是荒漠地区,但是我们觉得不是荒凉。”刘铭庭说的真正的家是指,坐落在于田县的这个农场,在他和妻子的心里,那里才是归处。

村里的大芸种植顾问

虽然年事已高,但刘铭庭常常会回到于田县的大芸种植农场,除了查看自己的试验田,也会当起村民的大芸种植顾问。

在于田县奥依托格拉克乡,刘铭庭和妻子将种植大芸的照片挂起来,乡亲们围坐在周围。

除了种植红柳大芸,刘铭庭又带着乡亲们种起了梭梭大芸。

“好久没有和大家见面了,今天来看望看望大家,现在不是要种梭梭大芸吗,你们有什么问题,我给你们解答!”乡亲们开始咨询与种植大芸相关的问题。刘铭庭都会一一解答。

刘铭庭告诉记者说,他是个不要钱的专家,不仅如此,他还主动出击举行训练班,采取老师带徒弟,徒弟再带徒弟的方式传授种植技术,就这样,慢慢地这个地方首先就有一批人开始致富了。

刘铭庭和乡亲们聊了起来,“那你房子也盖好了?”“盖好了!”“汽车也买了?”“困难没有,啥都有了,吃穿都有,钱有了,什么东西都有了!”一个维吾尔族老乡乐呵呵地告诉刘铭庭。

刘铭庭来到乡亲们种植大芸的地里,查看大芸的长势,将土挖开,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大芸布满整个种植沟。乡亲们站在沟里卖力地挖着大芸,不一会儿,大大小小的大芸安静地躺在地面上,享受着这片土地上和煦的日光。刘铭庭拿着相机,将这硕果累累的场景永恒记录下来。

“为什么群众积极性这么高,成本低,产出多,对国家也有利,国家治沙了。”

儿子刘军从乡亲手上接过一个大芸对父亲说:“哎呦,这个两公斤半有了!”“三公斤。”刘铭庭掂了掂估量道。“差不多,差不多!”“一年就长这么大!”

远处,密密麻麻的大芸铺满了地面,人们坐在其间忙碌着……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虽然已经85岁了,但刘铭庭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很好,他还依然坚持在科研战线上,坚持为荒漠地区的乡亲们致富而不懈努力着。

刘铭庭的大芸种植农场还没有完全交给儿子管理,“因为还有个课题,明年要鉴定了,红柳大芸时间已经很长了,现在就要梭梭大芸,高产技术、典型技术。”

儿子刘军带着父母走在种植地上,他们要一起去看看梭梭大芸的长势。刘军将土缓缓挖开,只见土中间露出两三个如手指粗细的大芸,他和父亲说:“这不是嘛!还挖不挖了?”“再挖一点看一看吧!到处都检查检查!挖深一点,挖深一点。”

刘军继续刨开土,越来越多的大芸从地里露了出来,他对父亲说:“都有,几乎都有,这还多,有三个!”刘铭庭说:“你看每一棵上都有!”儿子说:“结种率不说100%吧,90%多绝对是。”

等课题鉴定完以后,一般的种植刘铭庭就会交给儿子管理,虽然儿子已经在这里待了二十多年,但他还是会有点不放心。

刘军陪着父亲和母亲走在种植区,刘铭庭拄着拐棍,身穿正装,“老伴,今天我们到这个林子里面,找一个好地方,我们合一个影。”“行!”“我把我的礼服也穿上了,刘军。”刘军赶忙扶着父亲,指着前面说:“我就看好了,那儿。”

刘铭庭夫妇缓缓走过去,对妻子,刘铭庭是怀有愧疚的,当年妻子一个人照顾四个孩子,还要干自己的工作,他一直忙科研,对家里照顾的少。照相时,妻子紧紧拉着刘铭庭的胳膊,脸上流露出满足的幸福。

我要纠错
打开手机扫一扫查看
相关稿件